当前位置: 爱尚娱乐网 > 旅游资讯 > 正文

甘南:梵音飘渺触摸灵魂的天堂

2020-02-22 18:35作者:admin

  

 

  对甘南的向往和渴望早已占据了每一根思绪,象春雨后的芽孢窜满枝条,我知道那是心累了,盼望着与甘南的又一次邂逅。

  早7点,火车驶经西安,隔着车窗,看那高高的城墙却遮挡了视线,城墙的里面,围住的是一个城市怎样的苏醒,是霞光一缕缕照亮每一个窗棂,是每一扇门吱扭的打开。

  下午4:30准时到达兰州,20多个小时的旅途并没有削磨掉大家对行程的渴望,分好房后,一窝蜂的全出去了,留下了孤单的冷帅和手机咬牙切齿。狂给我发短信,为啥不叫我一起出去勒。。。。。

  坐九路到了黄河第一桥,黄河就如同画卷般渐渐铺展,河水缓缓地流淌,河面并不宽广,就是这单薄的身躯,却不停息地淌出乳汁,五千年,甚至一万年……这会让人想起母亲,会有一种久违的感激触动心底那块柔软的角落。 夕阳的余辉给黄河母亲加持了圣洁的光芒。

  突然之间的肉肉窜香勾起了所有人对吃饭的渴望,队伍里(邵)的家在兰州,对家乡很熟悉,大家为了能吃到好吃经济的东东全部围到了邵的身边,前所未有的亲和力啊,(马姑拜)出发---风驰电掣,把我们哥三仍到了后边。

  汽车驶离兰州,房屋由高大渐渐变为矮小,由拥挤变为稀疏。远方苍凉的高山为我们所有同伴传递着祝福。

  途经临夏回族自治州,一路的清真寺院,蓝天白云的衬托神圣壮美。

  四个小时后,终于到达夏河,

  拉卜楞寺是西北三大寺之一,外表风格不尽相同的寺院,里面尽是相同的奢华,满眼的精雕细刻,华美绝伦。一样浓重的酥油味道,一样摇曳的盏盏油灯。

  虔诚朝拜者用身体丈量着寺院的周长,摇着经筒、念着经文的身影一个个从眼前掠过,偶尔与之四目相对,穿越你不解的目光确是坚定和执著。长达七华里的转经走廊把他们的祝愿带到了遥远的天堂,传说中那阳光从云朵的缝隙中钻出,一缕缕照在宝塔金顶的动人瞬间今日确定不能出现,遗憾?再看对面天堂般的美景与尘世间的炊烟,太过完美也许不懂得珍惜,见与不见,一切都是机缘,也许这就是下次再来的缘起。世间的一切怎能全是不期而遇,不会有擦肩而过?

  每一间寺宇对我来说都是同样的神圣,我从不刻意地记入他们的名字,就像是这一座,当我轻轻的迈进去,眼睛逐渐适应了昏暗的光线,想象中们在经堂诵经,闭着双眼,晃着身体,诵经的声音低沉而齐整,音乐般从天上传来,掠过心底,带走心上的浮尘,悠远而又绵长。纵然眼前是金碧辉煌、眼花缭乱,却无法印入心中,而心底竟是风吹尘去的光洁,高山泉水般清澈。

  一面面白墙、红墙;一座座金顶、银顶在这两山间的低谷中延伸,对面的青山象须弥座被依靠着,一条清澈的河水静静地流淌,象大佛脚下的哈达与彩带飘荡。

  街上有、游客和藏民,店铺大都经营宗教用品和藏式工艺品,可以亲手触摸崭新的僧袍、可以闻到经书芬芳的墨香,看着们在自己身边挑选食品、用具,偶有对视,他们会腼腆地微笑,甚至有的笑问客从何来,一时无法记起身在何处,恍如隔世。

  回到更藏酒店天空竟然下起了小雨,本来的锅庄晚会也在这稀稀历历的小雨中破灭了,还好,大家没有因此而放弃心灵的进程,杀人。。。。。法官不拜陈老师的号召得到积极的响应,微带着三分醉易进入了紧张的杀人游戏,初入杀人的医生(崔)是本次游戏的亮点,原因就是医生在做手术的沉稳与锐利的眼神和杀手太象了,每次做杀手都让人轻松的找到。

  哎~~~改变不了的结局。雨停时,漫步,雨后的空气被冲刷得清新异常,深吸一口,竟会觉得甜到心底,无语,却有从未有过的从容。

  车到合作,途经米拉日巴佛阁,米拉日巴是藏传佛教的一代宗师,是大成就者。这座佛阁共八层,里面供有藏传佛教所有流派的宗师、智者,我们被告知换上拖鞋,佛祖们可以接受信徒布满泥土的布鞋,却不能接受我们厚重、坚实的靴子,我宁愿这样理解,佛祖愿意接受一心向佛的心灵,不管他身处安逸还是水深火热,他会用无限的慈悲去苦渡众生,面对信与不信的徘徊,会用某种规矩来暗示他的存在。

  每一层都是从一侧的门进去从另一侧门离开,然后盘旋而上,无有回头。 出来时,仰望佛阁,高耸入云,脸上没有感到一丝风吹过,但窗上的布幔却轻轻飘动,象有天堂的风吹来。

  约5小时到达郎木寺,达仓朗木宾馆三人间的住宿,害的两对蝴蝶各分东西,可他们潇洒的挥挥手,不带一片云彩。

  这里地处甘肃与四川交界,寺庙也分为四川的格尔邸寺与甘肃的朗木寺,彼此相连。

  恢宏的寺庙、朴素的藏房都有序无序在山间较窄的低谷中蔓延,是香火旺盛还是人丁兴旺,房屋已渐渐爬上了山坡。这里有天堂的笑容、天堂的纯净,但太过拥挤,如此狭小的天堂怎能容下人世间无数美好的心灵,我固执的认为这里是天堂的隔壁。

  由于拥挤,路也就是家家门前自然形成的空地,有很多转经墙见缝插针,只有十几或二十几个转经筒,不管外面的棚户设施多么简陋,转经筒依旧是精致的,或金属或木质的,都镌刻着六字真言、吉祥八宝、精美纹饰。劳作的人们,只要路过便要一边转着、一边念着,无论是步履匆匆还是从容镇定,象走路挥臂一样成为本能。头顶三尺有神灵,这里想必满天都有,甚至你的身边。

  世间太多的事是可望而不可及的,就像是天葬,来朗木寺的游客有一算一都想看到这神秘的仪式,尽管内心会有一些未明的恐惧。

  天葬台在朗木寺后面的山上,一早赶去,已有很多人在那里等待。环顾四周,是高山的峰峦,是缠绕的云层,似乎垫起脚就能触到天堂的墙角。

  烟袅袅升起,这是发往天堂的讯息,天堂的使者从高山上的云层中穿出陆续赶来,一路翱翔,最后落在天葬台后面的山坡上, 一个个“庄严肃穆”,静静的等待。

  整个过程并不漫长,死者的灵魂很快就被使者们带去了天堂,而且只有灵魂才能远走,我相信善良的人可以往生。

  郎木寺希望小学已经新盖了,以往的破旧不赴存在,这让我们三个领队非常的欣慰。智华老师略带沧桑的脸上依然带着微笑,看着孩子们依就天真可爱的眼神,还是触动了大家内心久违的善良,超超哭了,昆哭了,18哭了,。。每个女孩眼睛都有泪水,每个男孩心情沉重,为什么?我们能做什么。。。围着老师们敬献的哈达,里边包含的是120多个孩子明天的希望。

  上课的铃声带动了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,每个教室都有我们的队员担当临时的老师,与孩子们最近的距离接触,接触他们稚嫩而天真的心灵,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知识灌输给孩子们,我知道,这是心与心的交流,不是做作,不是敷衍,谢谢你们,十一甘南行的所有队员。甘南的神山感谢你们,郎木寺希望小学的孩子们感谢你们,大地漫游旅行者俱乐部感谢你们。、

  离开小学前往玛曲的车上......无语......

最近关注

热点内容